英国《金融时报》-澳大利亚大学依赖中国市场留学中国货币监管可能导致灾难性罢工

金融亮点:英国投资银行Liberum大幅下调了下半年铁矿石价格预测。英国投资银行LiberumCapital将其铁矿石价格预测下调了17%,预计今年下半年铁矿石价格为每吨75美元,2020年平均价格为每吨50美元。

根据FastmarketsMB的数据,现货铁矿石价格周四上涨2.5%,至每吨84.42美元,收窄了自7月底以来的跌幅。

Liberum的分析师理查德·奈特(RichardKnights)和本达维斯(BenDavis)表示,7月份的中国数据证实,中国房地产建设和铁矿石需求的周期性反弹可能已经见顶。

此外,铁矿石是四大大宗商品中唯一仍远高于成本结构的商品。

因此,Liberum将其2019年下半年的铁矿石价格预测从每吨90美元下调至每吨75美元,并预测2020年中国的钢铁消费将变为负值,平均铁矿石价格将降至每吨50美元。

与此同时,力拓、英国和美国、必和必拓和费雷xpo被降级出售。

盈利10亿澳元的工业房地产巨头古德曼集团(GoodmanGroup)因物流业蓬勃发展,营业利润飙升11.4%,至9.42亿澳元。

该集团是澳大利亚最有价值的房地产投资信托公司,法定利润增长48%,达到16.3亿澳元,创历史新高。

每股收益上涨10.5%,至51.6澳元,略高于51.5澳元的指引。

该集团预计2020财年营业利润将增长10.4%,至10.4亿澳元,每股营业利润将增长9%,至56.3澳元。

根据周五发布的一份文件,澳大利亚政府正在考虑通过提高罚款、加强执法、更有效地解决争议以及建立一个全行业监管机构来加强特许经营行业的管理。

目前,违反国家特许经营条例的最高民事罚款是每违反一次63,000澳元。

去年,媒体对7-11、多米诺斯皮扎、必胜客、加德兹和其他特许经营公司进行了调查。在报告中,特许经营者称特许经营为“契约奴役”或奴隶制。

议会随后对该行业展开了调查。

今年3月,议会调查报告提出了71项改革特许经营法的建议,这给政府带来了改革的压力。

小企业部长迈克尔·亚什(MichaeliaCash)周五表示,政府希望行业公平,并表示特许经营专责小组正在认真考虑改变特许经营的监管,使其对两个特许经营者都公平有效,同时避免给企业带来不必要的监管负担。

政府会就议题文件进行为期四周的谘询,然后在十月发表规管影响声明,并再进行为期六周的谘询。

服务丑闻的阴云尚未清除安普推出大规模薪酬计划(AMP),安普自2008年开始对财务顾问团队进行大规模审查,并对受“未提供服务收费”影响的客户进行补偿。

AMP会自动退款给所有平均支付低于400澳元的财务顾问客户,无论他们是否收到财务建议。

根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获得的一份文件,该公司告诉金融顾问,该公司也将赔偿投资损失,只要顾问有证据证明他们提供了服务,但该公司的监管机构不接受证据,该公司也会赔偿客户。

农资集团发言人证实,该公司最近几周推出了该计划,但表示将制定一份三年薪酬计划。

随着量化宽松前景看好,超低利率环境成为“僵尸”企业的温床。在当前全球经济低迷的情况下,量化宽松(QE)正日益成为澳大利亚央行调整政策的常规组成部分。然而,超低利率环境也会滋生一系列只适应零利率世界的“僵尸”企业。一旦利率正常化,这些公司将面临灭绝的灾难。

央行8月份会议的纪要将量化宽松的前景完全摆在桌面上。该委员会表示,如果有更多证据表明需要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来支持可持续经济增长和实现通胀目标,它将考虑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

(见王贲早前的报告《劳动力市场数据依然疲软会议纪要揭示进一步降息的可能性》)但专家警告称,超低利率环境可能成为“僵尸”企业的温床,而僵尸企业反过来将面临经济复苏困难。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采用的定义,如果一家公司上市超过10年,且现金流与利息支付比率(ICR)至少连续三年低于1,则该公司被归类为“僵尸”。

研究显示,在过去八年中,ASX“僵尸”企业的数量增加了57%,从占总市场的10.8%增加到2018年的17%以上。

澳大利亚大学在中国学习市场依赖中国货币管制,这可能是灾难性的。根据澳大利亚独立研究中心(Australia Independent Research Center)的一份报告,澳大利亚大学严重依赖中国的研究市场,目前无法通过拓展其他国家的研究市场来减轻这一风险。如果中国实施严格的货币管制,澳大利亚主要大学生的收入可能会下降10亿澳元,面临“灾难性”的打击。

悉尼大学副教授萨尔瓦多·巴波恩斯(SalvatoreBabones)表示,如果中国学生的入学率下降25%,仅悉尼一所大学的收入就将受到1亿澳元的冲击。

这些数字不是假设的。亚洲金融危机期间,马来西亚实施资本管制时,海外学生人数下降了25%。

目前,有七所大学极易受到中国市场的冲击,包括墨尔本大学、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悉尼大学、新南威尔士大学、悉尼科技大学、阿德莱德大学和昆士兰大学。

悉尼大学首当其冲,其中国学生市场收入超过5亿澳元,几乎占其收入的四分之一。

澳大利亚是仅次于美国和英国的第三大国际学生市场,但人均学生人数几乎是美国和英国的三倍。

英国和美国每10万居民中的国际学生人数分别为304人和653人,而澳大利亚每10万居民中有1559名国际学生。

巴邦斯教授表示,中国学生的增长去年开始放缓,大学开始积极探索印度学生市场。

然而,澳大利亚对中国学生市场的过度依赖已经沉淀了20年,并不容易解决。

联邦教育部长丹泰汉(DanTehan)表示,去年澳大利亚高等教育为整体经济创造了350亿澳元的收入和24万个就业机会。

(郑重声明:ACBNews“澳华金融在线”保留本文的所有权利。请指明以任何形式重印的来源。违法者将被起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