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推迟退休的官员大多遭到工人的反对。

连环画《王卫斌》最近,商业报纸不断发表关于退休年龄的报道,得到了读者的强烈反响。

其中,最让人伤脑筋的是“延迟”这个词。

必须延期吗?还有别的办法吗?如果真的有必要延期,我们应该注意什么?延迟退休专家认为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推迟退休年龄是一个敏感的话题。

新世纪以来,国家有关部门一再宣布推迟退休年龄,引起了轩然大波,引发了全国的讨论。

支持者和反对者都有,但反对者将永远是压倒性多数。

反对派如此强大,我们为什么要讨论它?在接受《河南商报》记者采访时发现,无论公众如何反对,受访专家和政府官员都认为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

当然,这种必要性背后有两个不同的原因。

原因1关于养老金支付压力的讨论最初是由国家养老金面临的巨大缺口和支付压力引起的。

代表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郑炳文。

在接受《商业日报》记者采访时,他表示,中国目前的法定退休年龄导致退休人口比例上升,威胁到养老金体系的长期财务可持续性和支付能力。

他甚至说,由于退休人数的增加,目前的养老金制度从长远来看是绝对不可持续的。

假设所有参数保持不变,我们的系统将在几年内陷入财务风险,影响退休人员的老年生活。

作为一名学者,他必须指出问题并呼吁改进。

如何提高?推迟退休年龄成了他唯一的选择。

郑炳文解释说,在现收现付养老金制度(中国的统一账户基本上是空账户,可视为现收现付),三个参数是最重要的:替代率、缴费率和退休年龄。

替代率是退休前养老金水平和工资水平之间的比率。

替代率越低,养老金支付的压力就越小。

郑炳文表示,目前养老金制度的替代率比设计时低得多,不能再降低了。政府正在努力改善它。

提高贡献率是一种方法。一些外国已经用这种方法来解决养老金问题,但这不适用于中国。

中国工人的贡献率为8%,高于大多数发达国家。单位贡献率为20%,也是发达国家中最高的。这两种增长都不容易。

剩下的就是退休年龄了。

他说,经过比较,发现只有这个参数在中国人的预期寿命增加后进行了调整空。

原因2:关于老龄化社会养老的压力河南政法大学范明教授认为,货币不是国家养老金制度改革的主要问题。缺乏资金可以通过国有企业的股息来弥补。老龄化社会的到来是根本原因。

中国的退休制度的制定预期寿命超过40岁。考虑到社会生活水平的提高,预期寿命将会延长。当时,政策制定者自信地将退休年龄设定在50岁和60岁。

目前,中国的平均预期寿命是72岁。

新世纪以来,中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并将长期老龄化。

他说,所带来的严重问题之一是对老年人的社会支持负担日益加重。

范明明说,这意味着国家将会花更多的钱来支持老年人。

当前的法定退休年龄增加了中国的养老金负担。

因为退休年龄低,退休人口比例大,需要支付更多的养老金。

如果不及时推迟退休年龄,降低退休人员和非退休人员的比例,中国的养老保险将面临越来越严重的问题。一名工人将养活一名或多名退休人员,社会竞争力将被削弱。

推迟退休可以使大量有工作能力的人继续工作,减少资源浪费,减轻社会养老金负担。

河南省人民和社会保障部社会保障部的一名负责人也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关于退休年龄因养老金面临缺口而推迟的社会声明是不正确的。真正的原因是预期寿命的延长。几十年前,我国的退休年龄不能再以预期寿命为基础。

有人说中国养老金的个人账户赤字空很严重。

他说,这是次要的,只要国家在,个人账户里的钱就可以负担得起。

两难的是不要拖延压力,拖延普通人对老龄化、就业压力和养老金缺口的异议。在中国经济许多关键词的困惑下,推迟退休年龄来来去去。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会保障研究中心教授郑功成也公开表示,中国预期寿命延长导致退休年龄推迟已成为不可避免的趋势,人们的受教育年限、工作年限和老年期应进行合理调整。

相反,如果人均预期寿命不延长,无论国家养老金如何,他都不会赞成推迟退休年龄。

这与范明的出发点是一致的,但人们为什么不理解呢?范明明表示,这与中国的双轨养老金制度有关。

在《河南商报》的受访者中,公众阶层确实对现行制度表现出强烈不满。

郑炳文说,这是国家养老金制度分散的结果,国家应该做好心理准备。

他把这里的辩论归因于私营部门和公共部门(包括知识分子)之间的辩论。

大多数反对延期的人是私营部门的雇员,如工厂。大多数支持延期的人是党政部门、公共机构或知识分子。他们工资很高,没什么工作可做。

公共机构和公务员的待遇已经不错了。如果退休时间再次推迟,将被视为公共部门正在制定一项自利政策。

郑炳文表示,如果公共机构和党政部门不改革,或者改革被推迟,外界也会反对推迟私营部门的退休年龄。

人们会说,坐在办公室里不会提高退休年龄,而是让私营部门的体力劳动者提高退休年龄。

因此,在养老金制度的不统一和支离破碎的情况下,无论国家做什么或采取什么推迟退休的策略,都会受到公众舆论的批评。

令外界担忧的是,推迟退休年龄将导致就业压力增加。那些不退休的人将占据年轻人的工作。

展望未来,合理的退休制度离我们还远吗?无论有多少反对意见,由复杂的国家因素造成的退休年龄延迟仍然是有关部门的工作重点。

如果这是不可避免的结果,普通人的痛苦如何才能在不可避免的道路上得到缓解?范明明表示,研究数据显示,推迟退休年龄不会显著增加就业压力。

郑炳文说,首先,国家需要加大宣传力度,让每个人都知道为什么需要推迟,其次,需要继续推进体制改革,让那些推迟退休的人能够受益并感到公平。

四年前,在政府出台推进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文件后,深圳公务员在本月初开始率先在全国范围内个人缴纳养老保险。

许多专家认为这是打破双轨养老金制度的又一次探索。

然而,在推迟退休年龄的方法上仍然没有达成共识。

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解释说,该部对推迟退休的研究重点主要是逐步退休。

所谓阶梯式退休,是指根据职业、工作性质和个人的工作愿望,设定不同的退休年龄标准,但近期不会实施。

范明明说,对于国家来说,推迟退休年龄,最好是实行这种灵活的制度。不同的行业采用不同的标准,而不是一刀切。

然而,郑炳文认为,由于国家养老金面临的问题,在如此低的法定退休年龄下,最好的方案不是灵活退休,而是提高法定退休年龄。

由于灵活退休的结果将使一些受益人再次受益,该制度最终将成为整个社会的软肋。

范明还提醒说,退休年龄应根据需要支持的退休人员规模,缓慢而渐进地推迟,退休年龄应稍微延长一年,以便公众能够慢慢适应,从而将被抚养人和被抚养人的比例控制在合理的水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