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土壤重金属污染较为集中和频繁的时期,癌症的治疗存在三大难题。

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推进,化学污染已经成为主要的污染源。

苯、酚、磷的有机污染和镉、砷、铅、铬、汞等重金属污染严重,对空气体和水体造成污染,同时长期成为土壤中的“癌症”。

业内人士指出,重金属,无论是污染水还是空气,最终都会回到土壤中,造成土壤污染。

严峻的事实是,经过几十年的降水,中国土壤重金属污染正进入一个集中和频繁发生的时期。

记者孙斌、关陶建、联向真、季哲鹏、楼陈、宋丽、南京、哈尔滨、兰州、昆明、济南、重庆报道,土壤“癌症”重金属污染已进入集中期,多次发生“放鱼一分钟内死亡”“在处理之前,被有毒物质污染了30年的土壤和水坑都呈现红色、黄色和绿色,给人以令人震惊的视觉冲击。地表水毒物超过国家环境标准10,000倍,一条鱼被放入其中,一分钟内死亡。

无锡太湖管理公司总经理黄晓峰博士告诉《经济参考》,他负责无锡湖代电镀厂原址的管理。

今天,这家污染严重的企业已经倒闭。

在古城苏州以南的黄金地带,“寸土寸金”,面积超过600亩的苏州化工厂原址,由于土壤农药污染、有机磷、苯等污染物以及砷、镉、铅等无法开发的重金属等有害物质,已经闲置5年。

像苏州化工厂原址这样的“毒地”不是一个恰当的例子。仅江苏近年来就关闭了3000多家各类化工厂,全国还有数万家。

这些化工厂污染程度不同,已经成为急需治疗的“癌症”。

2011年,南京铁腕关闭了163家“三高两低”企业。

这些污染企业原址的土壤污染相当严重。据《经济参考》记者报道,在南京浦口区浦金化工公司原址,江苏省环境科学研究院的技术人员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才把这片被污染的土地变回一片净土。

当地政府想在这块土地上建造商品房,但由于该国没有住宅用地的土壤标准,技术人员根据荷兰标准,根据工厂产品的组成,测试了三种污染因素。结果均超标,硝基苯超标123倍。专家认为它不适合房地产开发。

无锡湖大电镀厂因污染严重于2009年关闭。

工厂成立之初,电镀废水未得到有效处理,使该化学电镀厂的土壤充满铬、铜、镍、锌等有毒金属污染。

国内化工企业关闭后,苏州化工厂闲置5年的“困境”已经成为一个尴尬的现实。

然而,在无锡、南京、常州等地,政府出资关闭化工企业后,一种“企业污染,政府买单”的做法正在试图控制污染土壤。

经检测,上述无锡湖大电镀厂污染土壤总量为4000立方米,约8000吨。通过重污染土壤的淋溶、中轻度污染土壤的固化修复、修复后土壤的安全填埋,总投资890万元,每吨土壤修复费用1000元以上,由无锡市政府支付,国家补贴。

同样,为了减少生产性污染,占地450亩的常州农药厂也已关闭。5万平方米的污染土地修复投资近2亿元。

常州市环保局自然生态司副司长殷勇表示,该地块海拔6米。粘土被密封并拉到水泥厂焚烧。当温度达到1300度时,土壤中的有机毒物将在3秒内分解成二氧化碳和水。添加添加剂将使水泥中的重金属固化,如果不流动或熔化,不会造成污染。

如今,这块土地以相对较低的价格出售给华润集团进行房地产开发。

《经济参考报》的记者在现场看到,盖楼已经开始修复地块。

在附近的大楼售楼处,这位销售小姐告诉记者,这里的房价只有周围房价的23%。

然而,记者注意到这栋楼的销售非常冷清。

南通窑港化工区土壤评价历时1年。

南通市环保局副局长孙立新表示,姚港化学工业区将按计划改建为住宅用地,如果修复效果达不到要求,将永远不建住宅。

记者的调查发现,现政府被迫花钱进行土壤修复,这实在是无可奈何。

对化学污染企业来说,这是“污染赚钱,政府不公平地买单”。这种现象反映了政府的责任,也显示了一种无奈。

一些专家还认为,政府在土壤修复方面的主导责任应该得到加强。

无论谁受益谁控制污染,谁污染谁控制污染,许多污染土壤的国有和集体企业都破产了,政府作为产权所有者,应该承担修复的责任。

同时,土壤污染应纳入环境正常监管范围。

土壤“癌症”的治疗有三个主要问题。环境专家认为,为了进行污染风险评估,美国要求,如果百万分之一的人有可能致癌,土地必须修复。荷兰要求,如果十万分之一的人有可能致癌,就必须进行修复。

中国目前正在进行的土壤修复试验参考了欧美的技术标准,但与中国存在巨大差距。

《经济参考》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目前,化学污染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环境问题,还有许多难题亟待解决。

首先,土壤污染严重,修复成本高。

苏州环境科学研究所所长杨继德计算了一个账户。苏州化工厂占地600多亩,按污染面积的60%进行处理。每亩666平方米。如果挖5米,即3330立方米,每立方米1.9吨。如果土壤的修复需要大约每吨1000元,处理费用将达到20亿元。

如果在3米深的地方进行治疗,费用将超过10亿元。

补救方法包括燃烧、沥滤等。如果生物修复需要几十年。

第二,缺乏相关法律和国家技术标准。

杨继德表示,目前中国尚未颁布《土壤修复法》,缺乏土壤修复技术标准。

如何修复一块土地不仅是一个技术问题,也是一个法律问题,否则会造成二次污染。

第三,管理制度不顺畅,维修时间长。

目前,土壤修复的主管当局因地而异。

苏州设在国土部门,无锡设在建设部,涉及发改委、规划、国土、建设、环保、财政等部门,协调困难。

针对治理中存在的诸多问题,杨基德等专家提出了土壤修复的几点建议:第一,国家应尽快制定《土壤修复法》和国家土壤修复技术标准等相关法律,使土壤修复具有法律依据。

政府还应支持在国内高校设立相关土壤修复专业,培养专业人才。

其次,应尽快明确“谁污染谁付费”的原则,理顺管理体制,从源头上减少污染。

建立由环保局管理的专业化土壤修复管理平台,形成合理的发展机制。

此外,在预防的基础上,应建立相关的土壤污染防治基金,为生产中的污染和搬迁后的土壤修复准备资金。

据《经济参考》记者报道,目前,我国重金属污染的防治基本上是污染后的紧急“遭遇战”,源阻控制毫无用处。

长期从事土壤化学和环境污染控制研究的浙江大学博士生导师徐建明教授等专家认为,宏观和微观分析都应加强重金属污染源分析的研究,验证污染源排放清单,定量识别污染源,实现减排目标。

同时,加大民间资本注入,减轻融资压力,探索土壤修复市场机制,发展土壤修复相关产业。

发表评论